南非為前總統曼德拉舉行的葬禮上,美國總統奧巴馬成為整個現場焦點中的焦點,他與古巴領導人勞爾·卡斯特羅罕有握手,引發國際社會的強烈關註——這是在2013年12月10日。
  一年之後,這次握手的現實意義終於初顯。奧巴馬17日在白宮發表講話說,美國將終止過去半個多世紀對古巴執行的業已“過時的”政策,轉而尋求開啟兩國關係“新篇章”。國務卿克裡將就恢復兩國外交關係與古巴進行磋商,美國將於今後數月內在古巴首都哈瓦那重建大使館。
  古巴領導人勞爾·卡斯特羅同日也發表電視講話說,他與奧巴馬於16日通了電話,雙方同意在國際法、《聯合國憲章》的框架下,為早日達成雙邊關係正常化而採取一致措施。他還表示儘管兩國存在很多根本性差異,但古巴願與美國進行合作和探討,學會文明共處。
  美古關係的轉變與當年中美關係破局有相似之處。兩者都是在相互敵對數十年之後,抓住美國民主黨執政弱勢階段,開啟了兩國關係的新時代。無論是宣佈改善關係的時點還是政策內涵,奧巴馬都有著多重考慮,他巧妙地避開了野心勃勃的共和黨即將掌握國會參眾兩院的時點,完成了一項具有歷史意義的開創性工作。
  對奧巴馬來說,中期選舉失利勢必會造成他接下來兩年執政遭受國會的較大掣肘。因此在新一屆國會還沒有正式運轉之前,奧巴馬仍然秉持了強勢作風,大力推動移民法案的改革。此次,奧巴馬在美古關係上取得重大突破,也是欲為自己的總統生涯留下政治遺產。因為一旦美古復交之事拖入2015年,必將面臨共和黨控制的國會的強烈反彈。
  而選擇古巴作為美國的外交突破,奧巴馬也有自己的考量。在冷戰時期,古巴作為蘇聯在拉丁美洲的前哨陣地,引發了著名的“古巴導彈危機”。對美國來說,共產主義的古巴如同芒刺在背。不過,蘇聯解體後,無論從外交上還是從安全上來說,古巴對美國的重要性相對降低。反而是古巴遭受了美國多年封鎖,經濟發展緩慢。事實上,近年來,除了意識形態、人權問題之外,美國和古巴並沒有重大利益上的衝突。相對於伊朗、朝鮮被美國視為“重大安全威脅”的國家來說,選擇古巴的安全繫數要高很多。
  不過在美國反古勢力依舊比較強大,與古巴方面的溝通仍需要私下進行。由於保密工作做得好,許多國會議員是在奧巴馬宣佈12小時前才得知決定。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憤怒表示,美國放棄對古巴民主與人權的要求,僅要到換俘與國際機構進入,美國一無所獲,還設下未來美國人在外國的交易天價,奧巴馬對外交太過天真。
  不過無論共和黨人說什麼,奧巴馬暗度陳倉已經取得成功,美古關係進入了新篇章。當然,也要認識到美古關係發展不可能一帆風順。正如當年中美建交之後,美國國會仍然通過了《與臺灣關係法》,中美關係遭遇了倒春寒,美古關係仍然面對著美國新一屆國會的重重刁難。可以想見,共和黨人在吃了奧巴馬的啞巴虧之後,勢必會在國會發動一系列反擊來損害美古關係。(高望)  (原標題:美古關係突破,為何是奧巴馬)
創作者介紹

rmzdnubqn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